你的位置:高清免插件国产精品 > 精品福利 > >有没有“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最后追不到”的小说呢-_1
热点资讯
精品福利

有没有“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最后追不到”的小说呢-_1

发布日期:2021-10-25 17:36    点击次数:171

【完】放心吃。...

顾楠树从DFO投行大厦出来的时候,有点头晕,手里一摞策划案更像是千斤巨石,让她喘不过气来。

一辆玛莎拉蒂GranCabrio开到了我们面前,速度差点撞到她的膝盖。

顾南树蹙了蹙眉,眼睛眯了起来。她认识车里的人。新晋超模兰最近和刘有染。

兰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他用轻浮的眼神看了一眼顾楠树,冷笑道:“陆太太,我怀孕了。这孩子属于陈静。”

顾纳舒瞥了对方一眼。二十出头的她,穿着D家最新的a字裙,大红唇,浓妆。她身材凹凸不平,一览无余。外面穿着一件亮紫色的皮草,格外妖娆。

刘对目前的口味真是捉摸不透!

顾楠舒没有出声,打算绕过她。兰显然很着急,用胳膊拦住了她。“陆太太,你觉得是男孩还是女孩?”

“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卢什么?”

“陈静每天晚上都和我住在一起,一个人在空房间很难,不是吗?”

“陆太太没开车吗?你现在要去哪里?要不我载你一程?试试我的新车,是陈静买的。三百万。”蓝可可一边说一边甩了甩长发,露出耀眼的珍珠耳环。

顾南树知道是阿可亚珍珠,是840万元的大牌定制款。前天,她从刘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了POS清单。刘对这些花和植物很大方,但她关心她的家人...这是绝望的努力!

“我的陈静对我很好,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陆太太,我听说你两天前过生日。陈静给你买了什么?”蓝可可一脸得意,盯着挂在脖子上的顾娜舒珍珠项链,“珍珠项链,对吧?我一个月前挑的。我厌倦了穿它。如果我不喜欢,我就给你。”

顾南树站直了身子:“你说完了吗?”

“顾纳舒,你这样占据兰登夫人的位置有意思吗?据我所知,陈静根本不爱你。当他和你结婚时,他看中了家庭的力量。现在顾老引起了那件事,家人对陈静没用!”从蓝色可以看出,顾南树无动于衷,简直泪流满面。“理智点,你现在已经和陈静离婚了,给我让路。大家都不会把它弄得太难看!”

顾南树眯起眼睛,嘴里微微提醒着他。他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兰小姐,我丈夫太宠爱你了。你想让他离婚。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我,我...!"蓝可可无话可说。她已经缠着刘半年了,什么都不求,可是这个男人却深沉得可怕。表面上看,她还是很宠爱她,但她就是守口如瓶。她能做什么?

顾南树懒得理她,又往前走了两步,然后突然停下来回头看。“对了,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当我和我丈夫结婚时,我签了一份婚前协议。他说他爱我到老。如果他中途离婚,他不会为鲁谷两个家庭的家庭财产支付一分钱。他干净利落地出去了!”

蓝可可傻眼了。

顾楠树又用手指勾住她:“所有的财产都是我的,包括他刚刚给你的玛莎拉蒂和珍珠耳环!”

说罢转身就走。

但按照约定,你还是能听到兰在背后对的怒骂:“顾楠树!你是什么?!陈静娶你,难道你们都是为了和博达小姐赌气吗?!"

顾纳舒的手指微微收紧,怀里的纸微微皱着。转了一个弯后,手机才响了。

“你在哪里?”电话那头,刘冰冷而压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黑夜中的暗芒,瞬间抓住了顾纳舒的心。

"……"

“回来吧。我有事找你。”

顾南树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八年,他们在一起八年,结婚六年。幸福的嫁给他,得到自己想要的跟他在一起,顾南树真的想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就差到了这个地步。

结婚六年后,陆静尘周围各种各样的女人来来往往,她们都很亲密,但与合法结婚的妻子却是陌生人。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六年前,他宠爱她,在大火中,他甚至不想用自己的生命去救她。开始留下的伤疤还印在他的前臂上。

夫妇,他们怎么了?

真的,就像兰说的,他娶她是为了无中生有吗?

顾南树只是在那里站了很久,然后收起手机,雇了一辆出租车,匆匆奔向陆家郊外的别墅。

院子里,有一辆保时捷,是刘和的车,他已经回来了。

顾楠树才进屋,一沓钞票朝她脸上走来。

“从上个月到现在,一共已经转出了650万!顾南树,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解释清楚!”婆婆江美云坐在沙发上冷冷地喊:“我家陆家虽然是富裕人家,陈静虽然会挣钱,可受不了你这样!”

“说吧!你把这些钱都转到哪里去了?!"江美云斥责她。

顾南树皱了皱眉头,弯腰捡起地上的账单,扫了一眼才发现,家喻户晓的名字叫“刘”,是刘结婚时送给她的,但自从五年前发现刘在外面鬼混后,她就再也没用过这张卡。

当时家里不缺钱。她想要尊严。现在家里缺钱,她还想要这个尊严。

这张卡片一直放在她床头的柜子里,直到两个月前不见了。她以为是刘拿的,但看看今天的情况...

顾楠树扫视了一圈,目光终于落在了刘的妹妹刘云暖身上。

陆云温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然后迅速避开她的视线,蹭着江美云的身边说:“妈妈!这还用她说吗?!用脚趾头想想,就能猜到家里出了事。一定是她偷偷出来补贴你家的!”

“家人!两亿个大窟窿!”

“让哥早点和她离婚!如果我们继续这样玩下去,我们鲁家可承受不起!”

“还是很想念这个家,而且还是成都第一名人,手脚都不干净。是什么样的名人?!"卢云暖接二连三的冷嘲热讽,“还不如做姐姐呢!薄爸爸升职了,他的家庭也不是以前的样子了。如果我哥哥娶了伯禽姐姐,我们在陆家上一层楼就进去了,哪里会是这个样子……”

“卢云暖,你说完了吗?”顾南树走上前去,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完了就闭嘴!”

"……"

卢云暖没信心直接跟顾南树掐,就去找江美云要疑缩:“妈!她对我很刻薄!伯禽修女不会杀我的!”

江美云抱住卢云暖,冷冷地看着顾南树:“顾南树!你够了!”

顾南树站直了身子,看着江美云的眼睛。他一本正经地说:“妈妈,这钱不是我拿的。”

“你没拿走谁?!也许是我拿的?也许是云暖拿的?!我老了你就没用了,不是吗?!这是陈静结婚时给你的卡片!”江美云又是一顿训斥。

“谁拿谁知道。”顾南树冷冷地看了一眼卢云暖。“妈妈,如果她不相信我,她可以报警,去银行调监控。一旦她检查了,她就会知道。”

刘云暖吓得不轻,“什么警察?!你家进去了,还惹得我们陆家心烦?!我告诉你!自己凑钱,不然我叫我哥跟你离婚!”

“从什么婚姻开始?”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顾南树一转身,却发现刘正拿着酒杯,站在楼梯口。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像八年前一样清晰,但他阴沉的脸很不一样。

袖口半卷,裙摆微微撕开,露出的锁骨一如既往的动人。岁月显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但他的身体被打磨成成熟的味道。

顾南树知道,刘现在的,即使他只穿拖鞋,也会有无数高贵而高贵的女人在不停地说个不停。

刘云暖怕刘,连忙躲到了江美云的身后。

“我和阿苏不能离婚。这对你有什么关系?”刘走下楼梯,两眼阴沉地盯着刘云暖。

江美云张开双臂,在陆云面前停下来热身。她挤出一丝笑容:“陈静,这不是云变暖的原因。就是南叔不明白,悄悄转走了你的六百五十万账户,也不肯承认……”

“我把钱转了。”

刘显然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一句话就堵住了大家的嘴。

“陈静,你……”

江美云不得不说些什么,但她却被刘狠狠瞪回了的眼睛。毕竟只是后妈,她控制不了他。

卢云暖更不敢抬头,灰溜溜地缩在江美云身后。

陆静尘转过身,抓住顾南树的手腕。一道微弱的光从栗色的瞳孔中闪过:“跟我上楼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顾南树去DFO时摔了一跤,刮伤了手腕。刘没有抓住的伤口,伤得她热泪盈眶。她激烈地咬着牙齿,然后突然忍住了。

顾南树被刘锁进了房间,还锁了门。

他看起来很生气。“你惹蓝可可了吗?”

顾南树皱了皱眉头,刚动了动,瞬间就消失了:“你的小女友被我为了几句话谋杀了,所以来招老师,求罪?”

“真的是你。”刘面色一沉。

“对,就是我。我跟她说,你在外面还有很多情人,你不喜欢她的小明星身份,就陪她玩玩。”顾南树冷冷一笑。她不想辩解,因为对方根本不信任她。

“你疯了!”刘怒不可遏,一手抱起顾南书腾空!

顾南树感觉到了他的愤怒,直勾勾地盯着他,冷笑道:“陆静尘,你摔倒了!把我摔死,然后假装自杀!你可以把家里的事都忘了!”

刘怒不可遏,双臂僵在一半空,最后顾纳舒被扔在柔软的大床上!

顾南树仰面躺着:“为什么?鲁总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吧?还是,舍不得?不应该!陆总是在外面养那么多花草!”

刘扯了扯领结,脱了西装外套,一下子就骗了他。

顾南树吓了一跳,血肉横飞的挣扎!

陆静尘的栗色瞳孔动了动,一丝嘲讽掠过她的嘴角。然后她就不动了,一只手托着下巴,用冰冷的声音威胁道:“我警告你,别碰蓝可可!”

顾南树只觉得可笑,茫然地看着这个男人。

陆静尘站直身子,整了整衣服,从兜里掏出另一张银行卡,扔给她:“这是我新开的卡。妈妈和云暖不知道。下次我会把钱转到顾佳,从这里转。”

顾南树的心,突然冷了。就在楼下,她以为他相信她,但是...像江美云,他以为她拿了钱。

陆静尘曾经相信她,但陆静尘现在让她害怕...

顾南树哈哈大笑,接过卡,打开浴室门,扔进厕所,按了几次发射键,卡就冲进下水道了。

陆静尘冷冷地看着她:“你真是疯了!”

“是啊,疯子看不上你陆家的钱!”顾南树耸了耸肩。“陆先生,你的小女朋友知道你对我这么大方吗?”

刘似乎又听到了一些肉麻的话,皱着眉头。

顾南树继续冷笑:“陆总,家里缺2亿元!你不妨大方一点,跟我离婚,把陆给我,并让我弥补家庭的损失空!”

“离婚?”陆静尘看上去很沮丧。“顾南树,想都别想!”

标题:《骨蚀最爱的婚姻:早安,老婆》。

有限的空间没有完成。点击继续阅读整本书↘ ↘ ↘ ↘.

小蚊子的快乐:《蚀骨宠婚:早安,老婆大人》全书阅读
上一篇:有没有“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最后追不到”的小说呢-
下一篇:有没有《且听凤鸣》里杨超越的吸粉剧照或者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