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高清免插件国产精品 > 精品福利 > >有木有短篇甜文推荐啊?
热点资讯
精品福利

有木有短篇甜文推荐啊?

发布日期:2021-10-25 18:57    点击次数:180

白云千年空悠悠。

一个

这个叫罗云倩的人真是罪孽深重!

第783次听到钱这个名字的时候,罗有友第783次是这么想的。

罗云倩是谁?在一所省级示范高中,学生可能不知道校花校草,但不会有人不知道学神。以实验考试第一名进入学校,据说离满分只有20多分。他是入校以来数学试卷附加题的模拟题作者,人均能交出90分以上魔鬼考题下的140个加号答案。

当时,罗有友只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听了讲台上的老师再一次吹嘘“对面六班罗云倩考了150”后,她默默地拿出一块橡皮擦,将试卷上鲜红的“68”盖住。在老师的流涎中,她和同桌低下头,感叹道:“这位哥哥真是神人。”。

“兄弟,你真是又酷又自大!”罗从容不迫地接过做作,把抱拳递给同桌,让所有假装“学神”的同桌都笑开了紧张的脸。

当然,上课吵闹的代价是老师的“关怀”套餐——一把眼刀,一顿奇奇怪怪的饭,光是作业就翻倍。

“我是个傻子,真的,我怎么敢在太岁的头上?这不是真心找死吗?”罗有友拼命地打开练习册查看“越加越难”的作业狂欢,再看着鲜红的“68”,不禁心酸。同桌的吴江依旧欠着一个平淡的笑容。“什么,行不通。不如叫我哥哥,我替你解决。”

洛悠悠机械无神的目光落在吴江的脸上,顿时燃起悲愤之火。显然是他的笑声给我带来了麻烦。他怎么会免疫?啊?!这次考了一百二十八次,他比她高五十倍。哦,不,六十?.......就像她一样,每天写作业不够认真的人能考128?!然而,随着这样的思想转变,罗友友变得更加愤怒。“你可以杀死一个学者,但你不能侮辱他!”她厉声说出这些话,收拾好作业回家了。

但是,下课后没有威压的英雄豪情壮志的样子是那么潇洒,晚上对着题目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是那么尴尬。只写了四个问题,罗有友就用光了五张草稿纸,思路中断了十三次。第十四次思路中断后,罗有友终于忍不住放下笔,向上叹息,天不公平。

她会死的。第二天一早,罗悠闲地挂着两个时髦的“墨镜”眼睛来到教室,酝酿着情绪,使劲揉了揉眼睛,又转头直盯着后来的吴江。吴江这才明白。她惊恐地盯着自己的眼睛,胳膊上蹭着鸡皮疙瘩,虚张声势。“你在干什么?!一大早就在这里吓唬人!”

洛悠心小人叹了口气,她也放弃了挤出眼泪和同情的计划,看着吴江酝酿了很久。当吴江快要不耐烦的时候,一个苍凉悲壮的“哥”终于慢慢脱口而出。

“噗,哈哈哈,哈哈哈,我应该是什么?嗯,今天你多了一个外援。”吴江把男孩拉到身后,咯咯地笑到前面,他的眼睛很清澈,五官精致漂亮,但他的名字很出名。

“你好,我叫罗云倩。”

从行动事件开始,吴江就摆出了“罗有友哥哥”的身份,那厮每次利用这个身份来找罗有友拜访,罗有友都感慨自己的心戴了一次。失误,失策,跪得太早,太草率,拜师学神,一马又一马,后面的吴江却什么都没发生。罗云倩独自把那些问题交给了罗有友,让它们清晰明了,她的思维简单明了,逻辑一个个环环相扣,震撼着她,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她的脸上写满了“我像个穴居人”。

后来学神之后,他派佛祖到西方,利用教室里的电脑白板,为罗有友整理归类常用的功能及其属性,让罗有友在他心目中变“好像”为“是”。

向上帝学习的善良和坚韧在罗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在年级向上帝学习是如此可怕,这加强了她抱大腿的战略野心。这是耶稣的救世主,他送上门来拯救她破碎的数学成就!再看罗云倩,似乎每个人都看到一圈神圣的光辉在他身上闪耀。

那直等了一会儿的眼睛都不好意思看他了,她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了。她的脸颊上也飞着一层薄薄的粉,像一个粉红色的桃子。是的,很可爱。

“沈雪今天为什么来我们班?有什么事吗?”罗不慌不忙,嗯,从说闲话开始,悄悄地和他做朋友。

听到这句话,罗云倩忍不住笑了。“我是来听别人当面夸我的。”他愣了一下,看着罗有友,又张开了嘴唇。“又酷又自大。”

罗有友脸上的狗腿儿媚笑着僵住了,罗有友不好意思了,罗有友逃了。“你好哥哥,哥哥,现在就走。”罗有友想掐吴江的脖子。这个两面三刀认贼为父的奸诈小人,简直是没有武德。他在“污蔑”罗云乾的“非人”时,笑得前仰后合。他不仅背诵了回声,还附上了一把精确的补刀。没想到一瞬间就把她出卖得天翻地覆。

将昨天的事情带回这里,瞧悠闲的看着吴江,他身边正在吃饭的人,带着杀气。吴强又哽咽着咽了口口水。“大...大哥哥,你想要什么?”

“不报就知道罗云倩,诱导我吃醋,真好玩?”罗从容地眯起眼睛,凝固了自己的杀气,又故意保持沉默,这给了他足够的心理压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你能说什么来补偿你……”

直到吴江尴尬的小模样出现,罗有友才大发慈悲地张开了金口。“如果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就结束了。”

软硬良久,我终于从吴江得到了沈雪的手机号。不要问为什么是手机号,问问妈妈用来控制大人电子设备的老人机。拿到号码后,罗有友一回到宿舍就迫不及待地发信息问候他,但没人回来。也许他正忙着研究上帝。

罗有友连续发了好几天消息,但都沉入了大海。罗有友不禁想,天太冷了,不能向上帝学习,吴江给错了号码。

唉,太难了。路很长。是修远!

向前看,向前看,星期六终于到了!省里虽然严格,但每周周六下午也放半天假。这半天是沙漠旅行者的救命水。对余罗友来说,这水更有帮助。仓库里有一堆你不懂的错题和知识点,需要集中时间解决。

回宿舍洗头洗衣服,然后回教室做作业。走之前我经常查手机短信,没想到学着上帝给她回了信息!

几个,首先是道歉“你好,抱歉来晚了,我不知道这个号码是你的。”这是对她的问候的回应,中间的是对她送出去玩梗的垃圾的回应,最后一个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不要客气。”呜-呼,她感动得哭了。在她最后一条短信里,一次次被数学打击后有一句丧气话,但主体对他来说全是彩虹屁。没想到这么有礼貌又细心的向上帝学习!

于是长推我的鼻子,我的脸,又飞快地发了过去,“你现在有时间研究上帝吗?救命,数学太难了,我还有很多错误。”

发完之后,罗有友又怂又不安。是不是有点太得寸进尺了,时间又太短,不去问别人的不便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不过这一次罗云倩回来得很快。“好吧,那你先把不能做的整理出来,我收拾完了再去上一班。”一班是罗有友所在的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再一次强烈表达了我的感激之情,并附上了一个彩虹屁,罗有友迅速收拾东西回到了教室。

一路上边唱边整理错题,罗心情很好。

只是学上帝好像有点慢。

又一次,陷在壳里的罗趴在桌子上,忍不住这样想。吴江在一旁忍不住对她抛出讽刺的言论。“为了好运,我已经哼唱了20多次了,但我还没有解决十个问题。你的法术无效。”

“哼,如果你说了算,我今天心情很好,所以一般不关心你。”

“有什么好事?嘿,x值错了!”

“哦,哦。”罗有友拿出修正带,画了又改,却头也不抬地回来了。“我需要高尚的人的帮助。”

吴江看着她仰着的嘴角,淡然答道:“又错了。这个问题需要分类讨论参数的取值。谁能比萧叶更可靠?”

“比你靠谱多了!嘿,这个问题怎么了,为什么要讨论参数的值,直接做就能得到答案。”

“但这样做会泄露。”

“啊,是的,谢谢你。”

嗯?这听起来不对,抬头,罗云倩!

“你是来向上帝学习的!”龙欣喜地冲他一笑,千也在笑,见她这么看自己可是不好意思了,睁大了眼睛。

吴江恍然大悟,“哦——你说的贵人是罗云倩。”罗有友不理他,罗云倩也很负责。他没有继续和吴江打招呼更贫嘴的人,而是拉着他去给罗有友讲课。

吴江说话比较谨慎,罗云倩说话比较少但逻辑上一针见血。三个人跟我说话,不仅乱而且有效率。就是有很多次,罗悠悠走神了吴江气透了,忍不住给她脑壳一磕脑壳就崩了,磕的不重,这个话题已经谈了三次了,罗悠悠也承认是因为她晃神的错,心虚地捂着脑壳看着生气的吴江赔笑,活生生把吴江气得都笑了。于是三个人都忍不住笑了,罗有友也很尴尬。他们给自己讲课,没有善意的义务。虽然认真学习如何教他们真的很令人兴奋,但他们没有听好是他们的错。“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分心了。”

“没关系,有有同志会继续努力的。”罗云倩揉了揉罗的长脑袋,宽容地冲她笑了笑,又低下头来谈问题。

罗只来得及短暂地摇摇头,向上帝学习,并摸摸他的头?然后自然就淹没在了问题的海洋里。

窗外,天朗气清,天昏地暗,日子刚刚过去。充满学习的青春是充实的,匆匆而漫长,仿佛动画在夏天不断变换。

罗每天悠闲自在,睁着眼睛洗漱,匆匆赶到教室,掐着自己早自习的时间,悄悄跟吴江混了几句,然后踩着铃声以100米的速度冲刺着冲向食堂。他和吴江、罗云倩在楼道里吃早餐,聊着今天要上什么课,被哪个“魔鬼”折磨。

我上课不停地写,努力跟上老师的节奏。课后,我让班里的吴江和学霸给自己做一个题目。中午自己学习,只呆一刻钟睡觉,下午重复。晚上学习完不懂的知识点,如果能找到吴江当场解决,我会当场解决,剩下的还是不懂。去晚自习的时候,我会把笔记本交给罗云倩,把昨天给他的另一个带回来。今天,我已经写满了分析笔记本。晚上,我会回到卧室,打开一个小台灯继续研究。

如果有什么事情是吴强和罗有友不明白的,三个人每个周六都会一起讨论,而且每次都可以让两个学霸讨论一些新的东西。

后来我更熟了,三个人轮流帮忙带早餐,包子、油条、茶叶蛋、豆饼、香肠牛肉包和葱油饼,还有奶黄包。每个人都记住了别人的口味。偶尔有几天晚上,饿得想吃晚饭的时候,我鼓励其他两个人放学后和走读生一起混出校门,并催促烤冷面的摊主大叔快点,然后一边咬着热腾腾的糕点一边冲回学校宿舍。

“噗,哈哈哈,哈哈哈,瞧,你这是在自寻死路,酱都沾到脸上了。”

“吴狗江!站住,别跑!”

三个影子冲进黑夜,追逐夏风。当时大家都觉得岁月漫长。

直到一个和往常有点不同的周六。期中考试后的周六相对悠闲,没有发论文,也没有布置新作业。他们难得从蜀山题海中抬起头来,三个人去羽毛球场打球。

“噗哈哈哈哈罗云倩,你也有今天!”

没想到羽毛球打得这么好!因为实力参差不齐,罗友友和吴江打了两场比赛,但这并没有影响她对“对手”的关注。

"我为你的24次恶意吊球感到羞耻."瞟了一眼身旁的吴江,罗有友建议休息一下。“休息一下,我有点累了。”

“切,你照顾我,你玩了这么久累了,你不能。”

吴江放下球拍,挨着罗有友坐下。罗云倩也放下球拍坐了下来。罗有友从包里拿出湿巾,递给罗云倩。“来,擦擦汗。”

“谢谢你。”

罗有友从包里拿出水和小蛋糕递给沈雪。吴江的眼睛越来越大。罗有友故意不理他。“嘿,多加点水。饿了就吃这个。”

罗云明白了一千秒,邪恶地笑了。“谢谢你的从容不迫。我们悠闲自在真的很美。”她浅笑的浅笑变成了白牙的坏笑。“不客气,千千。”妈,救命啊,原来罗云倩还能笑得这么迷人,跟上帝的学习距离也没了。救命,心脏为什么不工作?

“喂,我的呢?你这么懒,怎么能一边玩一边玩?!"吴江愤怒地摇了摇神罗有有,成功地得到了一个白眼。

“好,好,好,我们到了,父亲的爱永远不会缺席!”罗有友没好气地把水和零食扔给他,又和他拌了口。

三个人一起说说笑笑,天渐渐黑了。罗有友和吴江难得休战,罗云倩也没再说话。夕阳西下,微风习习。寂静似乎是涓涓细流,源源不断。

“我真的希望日子永远这样过下去。”罗在夕阳的余晖下悠悠叹了口气。“这几天,我真的很感谢你们,也感谢老大哥们的扶贫!”洛悠悠笑着说出心里最真实的感谢,却敏锐地察觉到了另外两人的微微变了脸色。嗯?被商洛的眼神惊到的罗云倩终于开口了。“优优知道学校要从预录班中选拔学生组成竞赛班吗?”

啊,我知道。竞赛,挽救高中的传统,清朝北方的育苗基地,每年从预录班中挑选30名左右的学生组成新的班级。

算上时间,选拔考试还有二十多天。是的,估计沈雪和吴江都会去比赛班。竞赛班在另一栋单独的大楼里,学习竞赛内容。班级不同,甚至上课时间也不同。竞赛课提前五分钟,晚自习课比实验班多一节。

原来他们这么快就要分开了。

“你想去竞赛班吗?”罗云倩打破了长久的沉默,小心翼翼地看着罗有友。

“你在开玩笑吗?我能去哪里?”洛悠悠无奈地笑了笑,避开了他的目光。茫然地仰望天空,她轻声问:“我们三个以后这样很难吗?”

是一片寂静。过了很久,她听到有人轻声回答:“其实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不去。”这是吴江的声音。

夕阳西下,全身只剩下一点点白光,无法分辨周围人脸上的表情。晚风从无到有,让人感到空失落和失落。

时间推动着生命的指针机械而精准地转动,24小时、25毫秒一天天过去。安置已经一周了。罗有友和罗云倩已经一周没见面了。人生不是青春偶像剧,也没有奇迹。以罗有友的资质,当然达不到竞赛班的门槛。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他们帮忙进去,也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罗有友是清醒的,罗云倩也知道吴江有些问题,但他也已经被罗有友说服了。离开他们一周,罗有友过得有点稀里糊涂。

早餐成了他们帮忙带的,因为他们很早就下课了,但是课前不吐,课后不讲课。甚至晚自习结束后,他们也迫不及待地等着罗云倩交换错题进行分析。

原来,我一直那么依赖学神。冷静细致,温柔有力。吃奶黄色小包的时候,脸颊会因为有小乳脂而肿起来,很可爱很嫩。与这种气质完全不同的是,他在谈及话题时,低声细语,侃侃而谈,每天写给她的分析也是如此。他的字迹干净整洁,每一个重点分析都没有丢失。怎么会有这么细心温柔的人?关键是这样的人会在她失意的时候给她发温柔的话语鼓励和开导,配合她的笑话和恶作剧,理解她的敏感和自卑。

后知后觉,疯狂的内心动作和想法,一种迟来的顿悟。罗友友喜欢罗云倩。

从朝夕相处到现在,见面的机会很少,而罗友友一直很难适应。学校的生活并不轻松,发泄空的房间更是被压缩,但好在暑假将至,学校决定在暑假前安慰学生们整整一个考试月,并组织大家去不远处的湖滨公园游玩。

终于,终于,该见面了。

在青石板路上,穿过竹林,跨过湖心大桥,罗悠悠地找了半天,终于把头和二楼同样在找的人联系起来。

“罗有友!”

“罗云倩!吴江!”

“嘿嘿嘿嘿,怎么样,小爷生活学习生活还适应吗?你是不是一下子觉得困难很多?”吴江咧嘴挑衅。

“哦,我不知道我有多舒服,但你在想念我提供的生活成就感。恐怕像雪一样孤独。”无痛的回复,洛悠悠心里又酸又胀又暖。

“噗哈哈哈哈,有点。”

“真的有点不习惯。”罗云倩跟着吴江回来,耳朵尖尖的,微微泛红。

心跳加速的罗有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主动询问他们的比赛课程,聊起了暑假的安排,湖边的微风,湖上辽阔的白波,三个人在和谐的气氛中聊着天,仿佛从未分开过。

在郊游聊天中,整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临走时,罗云倩说他有事要单独和罗有友谈谈。吴江看了他们一眼,默默点头离开。

独自面对罗云倩,罗飘飘的内心更加失望,他开心又紧张。当他站在栏杆前不知道说什么时,罗云倩先开口了。

“我和吴江已经是八年的朋友了。”

“他是一个虽然看起来相当不可靠,但在大方向上总是相当自信的人。”

“初中时我邀请他参加比赛,他总是模棱两可。”罗云倩看着天空中灰色的云,低低一笑。“我很了解他。我猜他是真的没兴趣,不能直接拒绝我。”

“但这次他真的来了。”罗云倩转头认真地看着迷茫的罗有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罗有友,你有没有注意到吴江对你一直都很特别?”

震惊、突然、惊讶、欣喜、又难过,一下子有了百感交集,但罗却悠悠地张大了嘴巴,无言以对。罗云倩也停了一会让她消化一下自己的情绪。

“他来竞赛班,可能除了你劝的原因,也有我的原因。他觉得离开第一班,离你远一点,对我才公平。”

“所以罗有友,你应该看得更清楚。”

罗有友张大了嘴巴。“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想看得更清楚,也是为了公平?”

“是的...但不止于此。”罗云倩侧开了脸,“洛悠悠,别把我想得太神了。我也是一个普通人。我会嫉妒,会难过,会害怕,说不出自己喜欢什么。”

微风穿过竹林,像雨一样嘶哑。罗云倩的声音轻得仿佛躲在风中。

大二暑假只有半个月,还有满满的导师补课,说过去的都过去了。

新高中的学生没有多少喘息的时间。他们一进教室就安静,坐着就学习。首先是紧张的学习氛围。每个人都是这样,埋头读书,用转瞬即逝的时间去争取未来。

但是不管你有多忙,你都没有时间在假期见面。罗有友承认,她是真的故意失踪了罗云倩和吴江。暑假从羽毛球馆、食堂、宿舍出来的罗云倩,远远看到她就开始绕路。

可能次数有点多。罗云倩甚至还发了短信旁敲侧击。“最近好久没见你了。”罗友友用“作业太多,太忙”来搪塞过去。看到的是不会看到的,但每次经过比赛大楼,罗有友都会多看几眼,去找他的教室。

她去过他的教室一次,就在她去湖滨公园的第二天。罗云倩给她讲了每天第三个晚自习休息时和吴江一起去吃晚饭的尴尬,她记住了。于是当晚,罗从容地接过夜宵,鼓起勇气,准备向罗云倩说明吴江的一切。然而最终,罗有友只是在罗云倩和吴江惊讶的眼神中送出了夜宵,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尊重她的沉默,以为她没有想清楚,但她不知道,罗悠悠地看着他,默默地看了很久,哪里看不出来。如此优秀的罗云倩,即使在更好的平台上,依然熠熠生辉。墙上的比赛排名表排名第一。小黑板上小组讨论的笔记都在他的黑板上,上面的公式她一个也看不懂。也许从普通班到实验班,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罗有友和罗云倩之间的差距远比她能感知到的要大。

临走时,罗有友看着依然灯火通明的比赛大楼,满是茫然的心情。罗云倩,当比我优秀的人比我更努力,成长更快的时候,我该拿什么去追他?

罗云倩,我为什么要和你竞争?

越自卑,越胆小,越不敢再见到你。

随着时间的推移,迟钝如吴江也发现了不对劲,而罗有友本周六补课后奉命见面。

磨磨蹭蹭收拾了一下,慢慢向竞赛楼走去,却还是在自家楼梯上遇到了刚刚离开教室门的罗云倩。

“向上帝学习。”罗有友打了招呼,但他有点局促。

罗云倩看着她,眼神里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情绪。“嗯,吴江在里面等你。”

他飞快地走下几步,错开她,又突然停下来,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就这样背对着她,“洛悠悠,就算我会错,你也不用瞒着我。我们也可以做朋友。”

低低的语气听得洛悠悠心疼,想张嘴解释却没有勇气,只好看着他匆匆的背影作罢。

“嘿!你在干什么!看着一个背影,看得好辛苦。”

“我走了,你在干什么!我很震惊。”罗有友心虚地拍了拍胸口。“你这次为什么叫我来这里?”

“别这样……”突然蹦出来的吴江勾着嘴说:“我就想问问你,上次罗云倩的臭小子是不是在公园里背着我说了什么。”“他没说你不好……”“我知道!”吴江打断了罗佑的话,叹口气看着她。

“至少我和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还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以前那个开朗的年轻人这会儿有点严肃,有点不符合他气质的伤感,但他却能够让人感到沉重和伤感。

他侧脸的一半隐藏在灯光的剪影里,黑暗而未知。他严肃地问她:“罗有友,你以为大家真的只会看第一名吗?”

明明是一个问题,却用陈述句的语气,低沉得像一声沉重的叹息。

“如果罗云倩没有提醒你,你会永远见不到我吗?”明明是那么爽朗的少年,抬头看着她,眼睛竟然微红。

原来他和她一样。

洛悠悠忍不住鼻子发酸。觉得自己隐藏在阴影里的人,渴望被认可的人,敏感骄傲的人,对未来有美好期待的人,拒绝承认自己现在不够好的人。但是不行,我不能这样想!

“没有吴江,没有,你很好,你真的很好!”罗有友抽泣着,急切地安慰着他,”...那么如果不是第一呢,世界上只有一个第一,但是我们可以做到最好,对吗?我可以做世界上最好的罗有友,你也可以做世界上最好的吴江!”

眼睛红红的吴江等了一会儿看着罗有友,惊讶地眨着湿润的眼睛低下头,突然他擅长遮住罗有友的眼睛。

“切,你为什么哭,傻姑娘……”

他的手心湿了,所以她哭了。

手掌覆盖的世界一片黑暗,仿佛突然与一切隔绝。久违的失重感般的安全感,罗久违的心情决堤,泪水更猛烈地流淌。

接受不如自己期待的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你优秀的人,成长速度甚至比你快。即使他们尽力追赶,身心疲惫,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们之间的距离拉大。害怕被甩在后面,不愿意去追求,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怨恨,这些都是不容易承受的。

罗云倩,我可能永远追不上你了。

但是罗云倩,没关系,我还是喜欢你。谢谢你这么优秀,让我看到了阴影中的光,看到了我努力的方向,给了我前进的动力。罗有友可能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罗云倩,但我会努力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罗有友。

“吴江,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太委婉的人不需要把话说得太明白。话至此,意义不言而喻。

沉默了很久很久,她听到吴江回答:“好的。”

可能是吴江和罗云两千人通了气,过了很久很久,他们都没有再见面,各自沉浸在书山人海中,伴随着灯光,只恢复了正常的电话聊天。正常,和以前相比,还有点不一样。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试卷像雪花一样飘下来,当气势逐渐减弱时,已经是真正的初雪时间了。

昔日的金秋,罗云倩获得保送次数,吴江获得降分入园协议,而罗有友进步神速。他们自己都在变得更好。

“去开窗!今年年初下雪了!”

除夕之夜,冬末初雪姗姗来迟。

罗有友在群聊中兴奋地分享了这个消息。

“切,小爷爷,我已经知道了,我要你说出来。”

吴江发了一张他和罗云倩的照片。两个人在烟花摊前挑选。

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了一个视频申请。

“为了庆祝罗有友同志在模型试验中的快速进步,我们斥巨资购买了一枚49环烟花,特此表彰鼓励。”

噗,不是因为除夕借花献佛。

连接视频的时候,我瞬间就失去了眼睛。大片的烟花从空荒芜的袁野升向黑夜空,在茫茫夜色中迸发出绚烂的光芒,遮蔽黑暗,装点梦想。

“除夕咯除夕,一岁在鞭炮声中!罗有友,祝你在新的一年里,通过上一段楼梯来学习。不要误解抽象函数。不要丢老师的脸。”

“罗悠悠,新年快乐!新的一年,祝你平安喜乐,前程似锦,所有的希望都能如愿以偿。”

除夕夜,它在三个人的祝福和欢笑中传递。新年过后,备考的学习会更忙更充实。罗云倩因为走路回家了,他们甚至很久都不能见面。不过没关系,他们知道不久的将来还会见面的。

上一篇:有木有推荐咋给小女孩扎头发的app啊?
下一篇:有本小说讲的是莫名其妙被人关在一个房子里,每天讲鬼故事,得分少的就得死,请问小说名